来自 互联网+ 2019-01-23 00:00 的文章

历史进程中的直播2018

去年的这个时候,业内讨论最多的还是直播答题。网友们还守着手机屏幕,争分夺秒回答问题,期望能从数十、上百万中分一勺羹。

一年后的今天,直播行业并没有像当初那样红红火火,反而呈现低潮之势。如今,环绕直播平台,包括行业头部的,更多是静默、裁员、亏损,甚至倒闭……

回头再看直播行业2018年1月份的那次狂欢,仿佛是一次回光返照。

过去一年,中国直播行业都发生了什么?

来自新玩法与资本的短暂狂欢

“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这是王思聪2018年年初发的朋友圈。彼时,他在微博力推直播答题App冲顶大会,将直播答题推上热潮,花椒直播、西瓜视频、映客纷纷跟进,推出同类产品。

但是只过了一个多月,广电总局正式发出通知,要求加强管制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通知中明确指出,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很快,各大玩家紧急在大年三十停止答题游戏,称“第一季结束”。实际上,这之后它们再也没能迎来第二季。

1.jpg

这给刚刚准备在新模式上施展拳脚的直播行业一记重击。周鸿祎在朋友圈说,撒币的都成了傻逼。而据一业内人士透露,“某直播答题平台冠名广告都谈好了,结果一声令下直接停了,亏得很惨。”

除了直播答题短暂的狂欢,直播行业在上半年也进入密集融资期。首先是在1月初,手游直播平台触手获得国外搜索巨头谷歌领投的1.2亿美元D轮融资。后来在2018年年底的一次采访中,触手CMO杨淑玉向新浪科技透露,爱奇艺也参与了年初的那轮投资,投资款今年年初就进来了,但是由于爱奇艺3月份上市,实际文本交割在上市后完成,消息也于年底才公布。

随后,2018年3月6日,欢聚时代披露虎牙已经递交赴美IPO招股书。几天后,虎牙宣布获得B轮腾讯4.6亿美元的独家战略投资。也是在同一天,腾讯同时投资了斗鱼6.3亿美元E轮融资。

两个多月内,三家以游戏直播为主的垂直直播平台相继拿到互联网巨头的大笔投资,从侧面也反映出他们对游戏直播的看好。

倒闭、裁员来袭

但是好景不长,2018年走到中间的时候,直播行业已经出现了经营不善或者倒闭的苗头。

熊猫直播就屡次传出资金链断裂、被收购,虽然后来其COO张菊元否认了传闻,表示公司正在健康地发展,积极进行下一轮融资,并计划上市。但主播出走却是事实,据相关统计,几位支柱型主播,若风去了企鹅电竞、小苍去了虎牙、周二珂和伍声2009去了斗鱼,PDD已经一年没有直播了。“熊猫游戏区已经很难找出一个代表性的主播。”有人感叹道。

另一家和熊猫直播前后脚成立的全民直播,更是直接走向倒闭。10月份左右,全民直播先是传出拖欠薪资、老板跑路、公司人去楼空,接着其官网显示“系统升级维护”,已经无法正常运营。目前,全民直播官网已处于无法打开状态。

2.jpg2018年11月全民直播官网状态2018年11月全民直播官网状态

-xlj-hryfqhm0028357.jpg2019年1月全民直播官网状态2019年1月全民直播官网状态

随后12月3日,网易薄荷直播在官网公布了将在12月全面关停的消息,几乎同一时间,土豆泥直播宣布了暂停直播服务的公告。

3.jpg

消失在历史进程中的直播平台显然不止这几家。新浪科技曾盘点过在2017年前后那场千播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平台,发现只有少数走在前面的直播平台投靠了大公司、上市或成为独角兽,而绝大多数App已经停止营业或悄然离场。那张千播大战图中百余家直播产品,只剩下不到40家直播平台在正常运营。

六间房就属于被头部收购的那一批,6月27日,宋城演艺公告称子公司六间房与花椒直播运营方进行重组,其中,六间房的整体估值为34亿元。相比较三年前宋城演艺收购六间房100%股权时的26亿元估值,仅提升了8亿元,市盈率不足12倍。而2017年,六间房的净利润就超过2亿元,市场评价此次收购“相当便宜”。

六间房主攻PC端直播,花椒优势则在移动端,这次合并,也被认为是寒冬来临时的抱团取暖。

另一方面,临近2018年年末,互联网行业整体进入裁员潮。直播也不例外,斗鱼在12月被曝出紧急裁员的消息,深圳团队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邮件的情况下,被口头传达裁员消息,此次涉及海外业务约70余名员工。

斗鱼官方对此曾向新浪科技回复称,深圳团队只是斗鱼某个业务线上几个团队中的一个,此次只是团队正常的优化调整。但是据36氪报道称,斗鱼在越南、印尼、泰国等地的签约主播薪水也均有不同程度的拖欠。

而此前,龙珠直播、熊猫直播也被传出裁员。

监管打击 上市之路前途未卜

虽然国内直播行业发展了数年,但在监管方面依旧不够明朗。在2018年的冬天还真正未到来之前,直播行业已提前进入寒冬。

先是虎牙新签约主播、抖音网红莉哥,在直播中“篡改国歌”被封号,虎牙也因此陷入舆论风波;后有斗鱼主播陈一发被封杀,但直播间仍受网友打赏,斗鱼被质疑并道歉;而龙珠直播也由于平台女主播涉嫌色情直播,被勒令下架整改15天。

数次风波,让几家在上市路上的直播平台陷入危机。

另一个监管影响,则来自游戏行业。2018年下半年,游戏行业因监管跌至“冰点”,版号受限,新上线游戏数量较上年减少过半,行业月度活跃用户从11月起甚至出现同比负增长。

这种现象不仅直接影响着游戏直播平台的直播业务,另外,很多直播平台此前通过涉足游戏来探索业务扩展,比如陌陌、花椒、映客都涉及了游戏业务。而因为版号受限,即使是社交小游戏,想要变现的话必须要版号,否则用户无法付费。

杨淑玉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版号限制以后,没有新的游戏上线的话,对整个直播平台都有影响,“但是现在开发的话,开放了86个,还要看后期会不会有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种种打击,使得几家还在上市路上的直播平台饱受波折。

2018年迎来中国移动互联网20年发展历史中的第四次上市潮。据QuestMobile统计,中国企业全年上市42家,主要为各垂直领域巨头。

这一年里,bilibili、爱奇艺、虎牙、拼多多、趣头条美国上市,小米、平安好医生、美团等在香港挂牌。在这股热潮中,垂直直播领域里虎牙、映客成功上市。而屡次传出上市的斗鱼、花椒始终雷声大雨点小,最终没能在2018年达成上市计划。

而熊猫直播、触手直播也曾透露过准备IPO计划。但是从目前行业发展和整体市场形势来看,直播平台的上市征程更多的是几分不确定性。

直播为何频频“失利”?

2018年大环境形势严峻,直播平台也深陷盈利困境。尤其从上市直播平台的财报中,体现得最为明显。

5月11日,虎牙直播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公司,虎牙上市后股价一路飙升,一个月时间从15.25美元涨到50.82美元,市值最高超100亿美元。

但是这种现象却没有维持很久,仅过了五个月,虎牙就转盈为亏,其招股书预料的盈利并未到来,营收增速赶不上费用增长。表现在资本市场,截至2019年1月18日收盘,其股价20.31美元,市值砍掉大半,仅剩40.93亿美元。而根据虎牙2018年二季度财报,净利润亏21亿元,同比扩大140倍。

股价背后可以看出投资者对于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的态度,从最开始的看好和肯定,到如今的不确定和观望。

综合来看国内直播行业的问题,基本上都面临打赏模式单一,平台难以可持续盈利的普遍性挑战。

从陌陌、虎牙、映客三家已上市的直播企业来看,播打赏和付费用户依然是他们的营收核心。财报显示,映客、陌陌、虎牙的直播收入在上半年总营收中分别占比97.7%、84.19%、94.83%。

业务在社交+直播的陌陌相对健康,但是较为垂直的虎牙和映客,则看起来忧患重重。在第二季度财报里,映客每季付费用户为198万,环比上涨6.0%,但同比下降20.3%,较去年高峰期,付费用户在流失;而虎牙付费用户环比则停止增长,保持在340万,陷入瓶颈。

付费用户增长放缓,侧面也反映出了用户注意力在转移。而事实也证明,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时间正在被各种各样的泛娱乐产品瓜分。

移动互联网应用形态变得越来越丰富。QuestMobile数据显示,短视频和即时通讯两个细分行业的时长增长贡献了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整体时长增量的一半以上,“短视频行业成为“时间黑洞”抢占用户时间,月总使用时长同比上涨1.7倍,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

除了短视频外,游戏、在线视频、音乐、阅读、音频,都是抢夺直播用户时长的存在。

4.jpg

对平台来说,一方面盈利越来越难,另一方面,支出成本越来越高昂。除了运营成本,主播转会费用也是平台背负的一副重担。

直播平台之间竞争激烈,我们听过很多直播领域主播跳槽、被挖角的事情,而这背后,主播要向原东家支付巨额违约金赔付。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违约金往往都由新东家支付,以此吸引来头部主播。

另外直播行业的问题还在于游戏坠入深渊连带来的影响,以及一直以来的产业监管难题。尤其2018年是监管从严的一年,违规App重则永久关停、轻则下架整改,行业全面迎来规范化。

走到这一阶段的直播平台,纷纷陷入了一种寻求新增量的焦虑中。

2019年直播玩什么?

直播行业进入“至暗时刻”了吗?倒不至于。但能肯定的是,大伙儿过的都不太好。

那么2019年,直播会好吗?

日前,花椒六间房集团CEO刘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论长视频还是短视频,都无法取代直播在视频模式里的地位,所以不惧小视频的冲击。而直播行业在经历2018年的短暂休整后,他认为2019年还会重回风口。

不过,直播是否能进入一个全新快速发展阶段,还要看平台在新业务上的探索,以及资本市场的关注。

年底的时候,几家头部直播平台纷纷举办了娱乐盛典,通过明星+主播的模式卖票、吸引广告主冠名。其中虎牙、斗鱼、触手三家在同一天举行盛典。

可以看出,直播正在从线上走向线下,拓展新的盈利模式。同时,通过与明星的联合,为直播造星创造机会。

直播造星是基本上每家直播平台都在探索的方向。斗鱼2018年10亿元扶持“主播星计划”;陌陌投入千万级别资金打造音乐造星平台;花椒推出“红人计划”;映客“樱花女生”……

这当中,投入与收益是否平衡,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其中的冷暖或许只有直播平台自知了。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直播造星还会继续蔓延。触手直播就透露,未来将与投资方爱奇艺在网综方面合作,推平台主播参与其中。

另外,布局电竞也是头部游戏直播平台都在尝试的方向。2018年是中国电竞全线开花的一年,这一年中国电竞捷报频传,在多个项目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尤其,英雄联盟方面,iG在S8上夺冠,一时间成全民关注的热点。

直播平台也从中看到了机会。2019年1月,虎牙、触手同一天对外宣称将发力移动电竞产业,筹建电竞团队。

直播与电竞如果结合顺利,会从广告、战术等方面带来收入,或许也将为行业增长贡献新的力量。未来,游戏直播可能将在电竞领域出现越来越大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