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技术 2019-03-16 00:00 的文章

《通往奴役之路》读书笔记及读后感作文4800字

开发十年,就只剩下这套架构体系了!>>>

《通往奴役之路》读书笔记及读后感作文4800字: 最近看的书是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写的经济学著作《通往奴役之路》,同样把书中我觉得有意思的观点和内容分享给大家(以下文中划线句子为书中原文)。 “如果从长远考虑,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那么,从短期着眼,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的俘虏。我们只有及时认识到这种危险,才能指望去避免它。” “这种个人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把个人当作人来尊重;就是在他自己的范围内承认他的看法和趣味是至高无上的。” “个人活力解放的最大结果,可能就是科学的惊人发展,它随着个人自由从意大利向更远的地方进军。人类早期的创造能力并不很差,通过工业技术还处于停滞状态时的许多高度技巧的玩具和其他机械装置,以及那些还没受到限制性管制的工业,如矿业和钟表业的发展,这一点就可以得到证明。” “虽然标准的提高不久便导致发现社会的最阴暗的污点,而人们不再愿意容忍这些污点,但或许没有一个阶级没有从普遍进步中获得显著的好处。对于这种惊人的进步,如果我们以现在的标准去衡量的话,那就不会是持平之论,这个标准本身就是种进步的结果,而现在又使许多缺陷显现出来了。” “在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中没有什么东西能使它成为一个静止的教条,也不存在一成不变的一劳永逸的规则。” “自由主义者对社会的态度,像一个照顾植物的园丁,为了创造最适宜它成长的条件,必须尽可能了解它们的结构以及这些结构是如何起作用的。” “自由主义心得主要凭借于自由所带来的财富的逐渐增长,但是它仍必须经常抵抗威胁这个进展的种种建议。”

“在人们能真正获得自由之前,必须打破物质匮乏的专制,解除经济制度的束缚。当然,这个意义上,自由不过是权利或财富的代名词。然而,虽则这种新自由的允诺常常于与社会主义社会中物质财富大大增加的不负责任的允诺相提并论,但并非出于这种对自然的吝啬的绝对征服,经济自由便指日可待。” “毋庸置疑,对更多自由的允诺使越来越多的自由主义者受到引诱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使他们受到蒙蔽不能看到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基本原则之间存在着的冲突,并常常使社会主义者得以借用旧有的自由党派的名字。” “法西斯主义是在共产党主义已被证实为一种幻想之后所达到的一个阶段,而在斯大林主义的俄国和希特勒之前的德国,共产主义已经同样被证实是一种幻想。” “社会主义者信仰两种截然不同甚至也许是相互矛盾的东西:自由和组织。” “自由主义的论点,是赞同尽可能地运用竞争力量作为协调人类各种努力的工具,而不是主张让事态放任自流。它是以这种信念为基础的:草房子好词好句(http://www.simayi.net/dushubiji/6383.html)只要能创造出有效的竞争,这就是再好不过的指导个人努力的方法。它并不否认,甚至还强调,为了竞争能有益地运行,需要一种精心想出的法律框架,而现在的和以往的法律无不具有严重的缺陷。” “赞成竞争的主要论点之一,就有它免除了对有意识的社会控制的需要,而且,它给予每个人一个机会,去决定某种职业是否足以补偿与其相关的不利和风险。” “任何控制某些商品的价格或数量的企图,都会使竞争失去它有效协调个人努力的力量,因为这时价格的变化不再显示客观条件的全部有关变化,也不再对个人的行动提供一个可靠的指南。” “然而,当创造一个合适的框架使竞争得以有利地运行这个任务尚未进行的很彻底时,各国政府却已放弃了这个任务而改用另一种不可调和的原则来代替竞争。问题不在是使用竞争得以运行和加以补充,而是完全取而代之。重要的是弄清这一点:现代的计划运动是一种反对竞争本身的运动,是一面将竞争的一切宿敌都集结其下的新旗帜。” “计划与竞争只有在为竞争而计划而不是运动计划反对竞争的时候,才能够结合起来。” “在社会的演进中,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避免的,使其成为不可避免的是思想。” “引用这种某一方面技术上的高超的事例来证实计划的普遍优越性业同样是不明智的。这样说也许更正确:这种和一般条件不相适应的非凡的技术的卓越成就,是资源误用的证明。” “倡导计划的运动现在之所以强大有力,主要是由于这一事实,虽则计划现在主要还是一种雄心,但它却结合了几乎所有钻牛角尖的理想家和献身于一种单一任务的男女。可是,他们寄托于计划的希望并不是对社会全面观察的结果,而是一种非常有局限性的观察的结果,并且常常是大大夸张了他们所最重视的目标的结果。” “在议会首先能就目标达成一致而且仅仅授予解决细节的权利之处,议会当然能在能给予明确指导的地方控制任务的执行。当授权的理由是由于对目标没有达成一致的时候,当负责计划的机构不得不在议会意识到其冲突的种种目标之间进行选择的时候,而且当充其量能做的事提供给它一个只能全盘接受或全盘拒绝计划的时候,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议会的讨论可以保留下来作为一个有用的安全阀,甚至还可以作为传播官方对各种指责答复的便利媒介。它甚至可以防止臭名昭著的弊端并有效地坚决要求纠正某些缺点。但它不能进行指导,充其量它只选出实际上拥有绝对权力的那些人。整个制度将趋向于那种全民公决的独裁制,在这种制度下,政府首脑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人民投票巩固他的地位,使其能确保投票将按他所向往的方向进行。” “有意识控制的可能性只限于存在真正一致的领域中,而在一些领域中必须听任事情自由发展,这就是民主的代价。但在一个依赖中央计划行使其职能的社会中,就不可能让这种控制依赖于能达成多数一致;将一个微弱少数的意志强加给人民,这往往是必要的,因为这个少数将是人民中间对争议的问题能达成一致的最大的集体。” “民主不能是更高的政治目标的手段。它本身就是最高的政治目标。” “民主本质上是一种手段,一种保障国内安定和个人自由的实用手段。它本身绝不是一贯正确和可靠无疑的。” “独裁是强制推行各种理想的最有效工具,而且,集中计划要在很大程度成为可能的话,独裁本身是必不可少的。” “最能清楚地将一个自由国家的状态和一个专制政府统治下的国家的状况区分开的,莫过于前者遵循着被称为法治的这一伟大原则。撇开所有技术细节不论,法治的意思就是指政府在一切行动中都受到事前规定并宣布的规则的约束” “法治的基本点很清楚的:即留给执掌强制权利的执行机构的行动自由,应当减少到最低限度。虽则每一条法律,通过变动人们可能用以追求其目的的手段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个人自由,但是在法治之下,却防止了政府采取特别的行动来破坏个人的努力。在已知的竞赛规则之内,个人可以自由地追求他私人的目的和愿望,肯定不会有人有意识地利用政府权力来阻挠他的行动。” “只要政府政策对某种人的精确的影响是已知的,只要政府的直接目的是要达到那些特定影响,他就不能不了解这些影响,因而也就不能做到不偏不倚。它必定有所偏袒,把它的评价强加于人民,并且,不是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而是为他们选择目标。只要当制定法律的时候就已预见到这些特定影响,那么法律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供人民使用的工具,反而成为立法者为了他的目的而影响人民的工具。” “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 “对财富的控制,就是对人类生活本身的控制。” “经济变化往往只能影响我们需求的边缘或边际。有许多事情远比经济上得失可能影响到的事情来得重要,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受经济波动影响的生活上的舒适品,甚至超过许多生活必需品”。 “经济计划所引起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我们是否会按照我们所喜欢的方法满足我们认为是重要或不太重要的需要的问题,而是是否由我们自己来决定什么对我们是重要的和什么是次要的,或是否必须由计划着来加以决定的问题。” “没有比知道我们怎么努力也不能使情况改变这件事更使一个人的处境变得令人难以忍受的了。” “人们往往说,没有经济自由的政府自由是没有意义的。这当然很对,但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和我们的计划者使用这句话的意思几乎相反。作为任何其他自由前提的计划自由,不能是那种社会主义者允许给我们的,免于经济劳心的自由,也不可能是只能通过同时解决个人选择的必要性和权利才能获得的自由,经济自由必须是我们经济活动的自由,这种自由,因其具有选择的权利,不可避免的带来那种权利的风险和责任。” “因为在竞争中,在决定不同的人的命运方面,机会与幸运常常是和技能与先见同样重要的。” “在竞争的社会里,穷人的机会比富人的机会所受到的限制要多得多,这一事实丝毫也不影响另一事实的存在,那就是在这种社会里的穷人比在另一不同类型的社会里拥有很大的物质享受的人要自由得多。” “在一个政府是唯一的雇主的国家里,反抗就等于慢慢地饿死。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旧的原则,已由不服从着不得食这个新的原则所代替。” “如果人们在过于绝对的意义上理解保障的话,普遍追求保障,不但不能增加自由的机会,反而构成了对自由的最严重的威胁。” “事实上除非与他们的利益直接相关,不然的话,世界上的人们是不大可能做出最大努力的。” “竞争经济的最后手段是诉诸法警,而计划经济的最后制裁诉诸绞刑官,这句话说得很好。” “那些愿意放弃基本自由来换得少许暂时保障的人,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 “所有权利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利则绝对地会腐化。” “一般来说,各个人的教育和知识越高,他们的见解和趣味就越不相同,而他们赞同某种价值观等级制度的可能性就越少。这或许是事实,其结果必然是,如果我们希望找到具有高度一致性和相似性的观念,我们必须降格到道德和知识的标准比较低级的地方去,在那里比较原始的和共同的本能与趣味占统治地位。这不是说,多数人的道德标准就是低级的,而只是说,价值标准极为类似的人数最多的集团是具有低级标准的人民。” “如果需要一个人数众多的,有足够力量能把他们自己对生活的价值标准的看法强加在其余所有的人身上的集团,那么,它的构成着绝不会是具有高度不同和高度发展的趣味的人,而是那些构成群众,很少有创造性和独立性的人,是那些能够把人数方面的分量作为他们的理想后盾的人。” “人们赞同一个消极的纲领,即对敌人的憎恨,对富人的嫉妒,比赞同一项积极的任务要容易些,这看来几乎是人性的一个法则。若要用一个信条来将集团牢牢地团结在一起以便共同行动的话,那么,将我们和他们对立起来,即向一个集团以外的人进行共同的斗争,则似乎是这个信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社会主义只有停留在理论的层面上时,它才是国际主义的,但一经付诸实施,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在俄国,它就马上会变成强烈的民族主义。” “想按照一个单一的计划来组织社会生活的那种愿望本身基本上来自一种对权利的要求。” “把权利分裂或分散开来就一定会减少它的绝对量,而竞争制度就是旨在用分散权利的办法来把人用来支配人的权利减少到最低限度的唯一制度。” “思想的国有化到处都是与工业的国有化并驾齐驱的,这是值得玩味的。” “如果所有时事新闻的来源都被唯一一个控制者所有效的掌握,那就不再是一个仅仅说服人们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灵巧的宣传家于是就有力量照自己的选择来塑造人们的思想趋势,而且,连最明智的和最独立的人民也不能完全逃脱这种影响,如果他们被长期的和其他一切信息来源隔绝的话。” “把这些官方的学说当作一种工具用来指导和团结人民去行动的必要性,早就被极权主义制度的各个理论家清楚的预见到了。柏拉图的高尚的谎言与索雷尔的神话,和纳粹的种族学说或墨索里尼的工团国家的理论一样,都是为同一目的服务的。他们都必须以对事实的特定见解为基础,然后再经过详尽的阐述使其成为科学理论,以便证实其先入之见的正当性。” “要使大多数人失去独立思考是不难的。但那些仍然保留着一种批判的倾向的少数人也必须保持沉默。” “那些易带来疑惑或犹豫的信息将一改不允传播。人民对这个制度的忠诚度会不会受到影响,成为决定某条信息应否发表或禁止的唯一标准。凡是可能引起对政府的智慧产生怀疑,或者可能造成不满的东西都是不会与人民见面的。”义的?”